2023随想录——三千二百公里

阅读:90

三千二百公里

前一段时间回家了一趟,也是因为妈妈生病的原因,主要是新冠感染了,当我得知她生病的时候,其实她已经病的不能起床有几天了,突然觉得作为子女,心里多少有些惭愧。


之后的第二天爸爸便从很远的地方赶回家了,一家人也是为了生计,都是奔波在遥远的城市,我和妹妹南下来了深圳,爸爸则去了西北,按照不便利的交通,大家回家其实都需要差不多一天半到两天的时间不等,所以家里真有啥事,我们回家一趟也是需要一两天之后了,爸爸赶回家之后便吧妈妈送去了医院。


又过了几天,我以为在医院会得到尽快的恢复,但是新冠一直没有得到好转,再次接到爸爸的电话是已经快一周左右的时间,依然是卧床不起,每天持续挂六七瓶水的情况,而且吃东西就会吐。


接到消息后,我也决定回家看看,毕竟家里人不多,总有照顾不过来的地方,请了假便一路开车回了老家,从深圳到陕西的距离单程差不多一千六百多公里,一个来回差不多就三千二百多公里,所以文章的标题便用了这个数字。


自打我毕业之后,在西安工作了一两年之后便南下来了深圳,家里发神的事也会多多少少的了解,以及一些人情世故,但毕竟距离远了,一年左右也就回去一次,与家人见面的时间逐渐的减少,以前可以和家人在一起谈天说地,现在电话的时间也不过是二三十分钟,有时候甚至几分钟。


但这次回家,又是不一样的体会,人生很多时候是在路上想通的,或许很多事也是在路上感悟到的,三千二百公里不是我离家最远的距离,但是我的青春走过的痕迹。


人间疾苦

当我回家的第三天,我依旧在医院白天陪着妈妈挂吊瓶,中午我就准备在医院楼下对门买一份水饺吃,吃完再给妈妈带一份没有油也没有盐的面条,再给爸爸也带一份吃的上去,所以我一个人下楼吃饭了,坐在我对面的前一个桌子是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男人,我观察了他吃完一份饭的时候基本上就是自己吃了一半,地上落了一半,从体态上来看这个人完全没什么问题,后来他和电力的老板娘聊天才得知,他在广东感染了两次新冠病毒,然后的了后遗症,便是有一半的大脑瘫痪,无法正常行走,有一只手也基本很难控制。


得知这样的情况,我当时挺惊讶的,新冠真的对人造成了很大的伤害,他基本上是个生活无法自理的人,全靠一个六十多岁的老母亲陪在身边,我感染新冠在家好几天不能起床,但是亲眼看到别人的后遗症的时候,才会感受到多么的可怕,而且这件事情离自己这么近的出现。


或许是我亲身经历了一些生命的离去,有些生命刚出生不久就离开了这个世界,有些生命还没来到这个世界就已经离开,而有些生命第一天还在欢颜笑语,第二天便是永远的告别,生老病死这四个字对我来说显得无比的苍白和悲凉。


我不希望看到或者经历这些,但我真正面对的时候我只是希望尽一切力量的去挽回,生病对于每个人的人生都是不可避免的,或大或小!


或许就像曾经读到过的一段话,地球本就是人类的牢笼,人类在这里经历病痛、悲伤、哭泣、离别,人类在相互的挣扎着,活下去。直到最后的灯尽油枯。


我有时候在想,或许人类本来的情绪就是一种疾苦,我们活在这个世界上,最多不过是清欢。


人生一世

在家待了四五天之后,妈妈基本出院了,虽然没有完全康复,但整个人的状态是好了不少,我也准备收拾东西返深了,这几年!每次离家的时候爸妈都不怎么愿意来送我,他们想送,但是不忍心看我去那么远的城市工作,但又不得不让我去。有好几次我都知道,当我走了之后,妈妈会在家落泪好久,这期间,全靠爸爸在家当妈妈的出气筒了,在一方面,父母终究还是老了,我看在眼里,我知道但我没说,很多事情我不是个傻子,看一眼便能感受到,但我不一定要说,我也不一定会有回应,但大概能感受到他们的心情。或许我已经有我自己的想法。


返程的一路上,基本也是比较轻松,吃了一路没啥吃的以外。一路开车除了听歌以外,一路也在思考;


我也想有一天带着六七十年代的人体验一下就是年代的我们所体验的生活,或许也是一件开心的事,年轻人终究会往回看。


我虽然一直不想树欲静而风不止,年轻如一把利剑,只瞻前不顾后,现在回想起来,人生一世也不过如此,我们在复制别人的人生里活出不一样的自己而已。

加载中...